首信软件,致力于工程企业项目管理信息化建设! 咨询热线:400-960-9560

EM2企业版

面向企业到项目二级管理模式的各类EPC总承包、专业分包类工程企业;系统整合了以项目管理为核心的精益管控、内部承包,阿米巴绩效等多种核算模式。

典型客户:天跃科技股份、超清科技股份、恒锐智能股份、南京聚立科技股份、江苏鑫瑞德系统集成、江苏中智、苏州艾尔科机电、恒信科技股份、江苏广德建设、浙江腾翊信息.......

EM2集团版

面向多法人机构、多分子公司、多事业部、多核算主体、多种工程类型的集团型企业,系统整合了自营、联营、内部承包、众筹等多种项目经营管理模式。

典型客户:苏州柯利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三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千生态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天建设集团浙江安装有限公司、万科美好家实业有限公司、新世纪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银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江苏南通三建建筑装饰......

X-PM版

面向各类专业分包工程企业,主要涵盖客户管理、投标管理、立项管理、合同管理、成本管理、工程合同管理、分包管理、材料管理、采购管理、费用管理、现场管理、资料管理以及公司OA管理。

典型客户:上海太阳能科技、儒通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大达电力、安徽新城电力集团、浙江锐博机电、南京东富智能股份、天津拓甫网络、北京中盛国华、黑龙江金翔市政、辽宁坤泰.......

首信云采供

专业的工程企业电子招采平台,企业采购、成本管控利器,能实现企业私有化部署;系统具有近5千家供应商资源库,可与EM2工程项目管理平台无缝对接。

典型客户:苏州柯利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万科美好家实业有限公司、大千生态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银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企业版行业解决方案

为各类专业工程企业提供基于行政、人事、客户、项目、供应链、财务、运维于一体的综合性解决方案,打造企业专属的精益管控平台,提升企业的管理竞争力。

集团版行业解决方案

为具有多分子公司、多经营模式的大型工程企业提供运营支撑、经营管控、项目管理及集采管理于一体的行业生态化管理解决方案,构建互联互通的企业专属大数据管控平台。

现场管理解决方案

为各类施工企业提供基于移动化应用场景下的各种业务管理,提升管理效率和管理成效,提升应用体验。

智慧工地解决方案

通过软件技术、网络技术、物联网技术的综合应用,为工地现场的安全、质量、人员、环境、沟通等提供全面的智慧化方案。

  • 柯利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装饰行业主板上市第一股)
    柯利达装饰成立于2000年8月28日,经过多年的发展积累,目前已形成建筑装饰、幕墙、设计、PPP\EPC项目、园林绿化、智慧城市、科技家居及资本市场运作、实业制造等多产业链架构,并保持着健康快速发展。现有11家子公司,拥有甲级设计资质及施工壹级资质。公司连续多年被评为江苏省建筑装饰十强、全国建筑装饰、幕墙百强企业。幕墙位列全国第6名、装饰第24名;江苏省内幕墙第一、装饰第二。 ...
  • 南京三宝科技股份(国内第一家智能交通香港上市企业)
    南京三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宝科技HK01708)于2000年经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改制设立,2004年成功在香港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智能交通香港上市企业。南京三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产值达到100亿;内部分为三大业务板块:科技板块、健康板块、投标板块;科技板块的主要分为:智慧城市、跨境电商、创新业务,其中智慧城市业务板块中的智能交通与海关系统集成业务,为三宝科技核心的工程项目主营业务。 ...
  • 中天建设集团浙江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国内安装行业前三十强)
    中天建设集团浙江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中天安装”)成立于2001年2月,是中天控股集团全产业链子公司,以建筑机电、市政公用、石油化工、电力工程为主要经营领域。中天安装拥有机电工程和石油化工工程双壹级总承包资质,同时具有消防、智能化专业承包壹级资质,以及市政公用、冶炼、电力、房屋建筑等总承包资质,并配套拥有建筑机电安装、冶金、环保、钢结构、压力管道、锅炉、起重机械、承装(修、试)电力设施许可证等多项专业资质,是国内安装行业经营规模、综合实力较强的施工企业之一,也是全国智能化与消防工程行业三十强企业之一,在 ...

管理咨询

近1000家工程企业信息化建设经验
为工程企业提供管理咨询服务!

软件服务

基于自主研发的EM2工程企业数字化管理平台, 为不同经营模式的工程企业提供信息化服务!

云数据服务

为工程企业应用数字化管理平台
提供云上的数据服务!

区域服务中心

为不同区域的客户提供本地化售后服务!










  • 签约辉腾建筑,助力实现项目全过程管控
    2018年11月23日,上海首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首信软件”)与安徽辉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辉腾建筑”)正式签约,此次信息化合作,将为辉腾建筑建设以项目管理为核心的信息化综合管控平台,通过对项目投标、施工、进度、材料、成本、合同、资金、文档、现场等全过程管控,实现经营管理数据自动化,为领导层经营决策提供数据支撑。 ...
  • 签约九如城集团,助力养老产业项目投资建设管控
    2018年10月26日,上海首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首信软件”)与无锡九如城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九如城集团”)正式签约,将借助首信软件自主研发的“EM2新一代工程企业管理软件”为九如城集团建立完整的以合同管控为核心的投资建设项目信息化管理平台。 ...
  • 签约华都琥珀,助力环保工程数字化,共同呵护碧水蓝天
    2018年10月12日,上海首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首信软件”)与宜兴华都琥珀环保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华都琥珀”)正式签约,双方就“华都琥珀环保工程项目信息化管理思路”达成共识,将借助首信软件自主研发的“EM2新一代工程企业管理软件”为华都琥珀提供全面的“环保工程项目信息化管理解决方案”。 ...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首页 > 签约新闻 > 行业资讯

客户专线:400-960-9560

10个层面看清建筑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发布时间编辑日期:2018-06-06 00:00:00发布时间作者:sosenweb


贝聿铭在博物馆设计探究



卢浮宫金字塔常常被认为是贝律铭先生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因为它是一个清楚表达了文化的代表建筑,但是贝聿铭先生早期的博物馆常常被归为有着黑暗阴影的粗野主义(Brutalism)作品。一个接一个的项目让这位华裔美国大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复杂且开放的建筑语言。贝聿铭先生有一套整体的设计体系去欢迎博物馆的游客,其中包括了最大限度地在白天利用自然光照,并且在夜晚使用曼妙的人工光照系统,这一特点也成为了他设计体系中最强有力的代表。


大多数对于卢浮宫的评价都在称赞这个明亮的金字塔在地上看到的部分的成就,但是真正的设计挑战则大多是在地下:如何给予参观者一个设计成功的地下展览空间。后来,贝聿铭先生将其建筑语言运用到了其他博物馆项目,在那些项目中,光永远是定义博物馆体验的关键点。在有一年的庆祝活动中,由哈佛大学设计系研究生院举办的“重思贝律铭:百年诞辰研讨会(Rethinking Pei: A Centenary Symposium)”中,他们讨论了贝聿铭先生如何在博物馆中利用光以此让其成为重要的文化象征。



光将粗野主义方块融合在了一起(Brutalist Boxes Brought Together in Light)


这张贝聿铭先生的博物馆的照片很生动地展现了他的想象如何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发展:从利用方形体块中制造强烈的阴影,到用充满光的空间创造出复杂的光泽反射。这一点并不只是限制在外部立面,但是也同样在内部入口区域中体验到。他的伊弗森美术馆(Everson Musuem)(雪城,1968)则早就预知了这一场围绕博物馆建筑展开的讨论,博物馆作为一个巨大的雕塑,打破了人们对博物馆经典造型的想象,这也成为了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在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的原型。



在雪城,悬臂方块利用强烈阴影将建筑从地面分离。贝聿铭先生十分喜爱早期的立体派(cubist)艺术家的雕塑,以及如何利用光去感受雕塑的形态。在与作家Gero von Boehm的对话中,贝聿铭先生说:“如果没有光,建筑的形状和空间就会变得静态。我更愿意把光放在我设计建筑的优先”。方块与方块之间的空隙让自然光照可以进入艾弗森博物馆位于中心的入口。厚重的网格板(waffle-slab)由荔枝面(bush-hammered)混凝土制成,坐落在中庭上,制造了一种暗淡的气氛。许多优雅的细节也被包含在了严肃的混凝土设计:中央有一体的旋转楼梯,在卢浮宫中也有一样优雅的楼梯。



拒绝博物馆审美疲劳:没有窗户的方块和自然光(Against Museum Fatigue: Windowless Boxes Encounter Daylight )


对比起横向的艾弗森博物馆,康奈尔大学校园有坡度的地形则让贝律铭先生决定设计一个纵向的混凝土博物馆。赫伯特·F·约翰森艺术博物馆( Herbert F. Johnson Museum of Art)(伊萨卡,1973)则有着聚集在一起的体块,和更进一步的窗户设计。比起艾弗森博物馆,这一塔楼包含了更长远的视野,并且让阳光在各个方向涌入了户外雕塑庭院。贝聿铭先生着重注意了这一点,以此避免了由单调的展示空间排列所带来的博物馆的审美疲劳。他利用有着自然光照的空间,让其成为休息处,以此丰富了在各种无窗艺术画廊之间的动线,也激活了博物馆的空间体验。但是,这个博物馆设计则要求参观者穿过有着强烈阴影的方块下方走到入口,才能看到被照亮的艺术作品,这一对比手法也在贝律铭先生的艾弗森博物馆中体现到了。



引用光和金字塔


国家美术馆东翼(EastBuildingoftheNationalGalleryofArt)(华盛顿,1978)的设计则一线了贝聿铭先生博物馆设计语言的重要转折。这?一时?期则是他开始运用玻璃金字塔的时候。七个小的、分散的透明天窗坐落在广场上,收集着自然光照以此为地下连接着东西两翼的大厅提供照明。一开始贝聿铭先生设计了粗野主义的混凝土天花板以让这一中庭与其之前的作品相似,但是研究表示这一设计会让这一有着纪念意义的空间有着很沉重的氛围。最后结果,天花板则有了三角框架的天窗系统横跨整个中庭,其中有着管状物以减少强光直射。这一崭新的设计图案与阳光交融,在不变的中庭表面带来了曼妙的对比。


在他卢浮宫设计的大突破前,贝聿铭先生也在两座商业大厦中利用了玻璃金字塔设计。在IBM萨摩办公室建筑群(IBMSomerOfficeComplex)(1984)中,他在两栋三角形状的大楼之间的入口,设计了大型悬空的玻璃金字塔,以此来欢迎来此工作的公司客户们。因为其反射的玻璃涂层映照除了天空而盖过了它本应带来的透明效果,并且模糊了内部景致,留下了纪念性的印象。对比之下,在IBM总部(theIBMheadquarters)(阿蒙克,1985)入口处的八角形的金字塔,位于建筑主体之前,但是在这一项目中,这一设计则更像这个两层建筑的屋顶,而非有着标志性的宏伟形态。



将古埃及建筑原型转换为高科技现代金字塔(Transforming the Egyptian Archetype into a High-Tech Modern Pyramid)


贝聿铭先生利用了吉萨大金字塔(theGreatPyramidatGiza)的51度角,以此创造出标志性的代表建筑,以此加强卢浮宫对于上流文化的追求。与此同时,他利用透明玻璃现代化了这一古典建筑代表。贝聿铭先生利用这一代表性的金字塔和周边环境产生了反差,他也加了一个倒转的金字塔,并在周围设计了景观草坪和水池,以加强古埃及人对生与死的比喻。但是,从实用性的角度而言,贝律铭先生追求一个可以让他在主庭院中创造出视觉上极简主义的体块的入口设计,并以此对已有建筑表达敬意。在白天,中央金字塔的表面会反射天空。周围的水则创造出一个反射的水池,强调了贝聿铭先生想要创造出明亮氛围和将这个古埃及象征去材料化的理念。甚至从地下的入口,参观者们也可以享受到周边卢浮宫历史建筑的立面。精致的底部建造让这一建筑代表成为高科技元素的一部分,让其在夜晚看起来像巴黎城市的一块闪亮的城市珠宝。



将不透明的建筑原型转变为闪烁的钻石(Converting an Opaque Archetype into a Sparkling Diamond)


为了让其在夜晚有着突出的形象,贝聿铭先生与美国照明设计师ClaudeR.Engle一同工作创造出一个不会让金字塔的反射光占据人们大部分视线的设计,以此避免与庭院或者地下的周围立面景色有冲突。金字塔并没有占据整个庭院,设计师则寻找了一个可以让白天光照进入离金字塔很远的地下部分的策略。


ClaudeEngle意识到了人的视线决定了他们对空间的印象:这一过程并不是基于准确衡量光照程度,而是基于对一个空间明度的感知,而这一点则让墙的设计显得尤为重要。这一简单的原则让光照设计师照亮了周围空间的纵向表面。另外,我们的视线已经习惯了从天空高明度到地面的较暗的渐渐转变。因此,Engle则重点突出了金字塔作为主要吸人眼球的部分,并以明亮的天花板和纵向照明创造出明亮的地下室。对于入口处的屋顶,贝聿铭先生重新创造了许多小小的金字塔。通过照亮这些混凝土金字塔的两边,参观者可以感受到明亮天空延伸到了室内。统一的泛光照明则完成了地下入口的整体设计。



将金字塔融入现代背景(Transferring the Pyramid into a Contemporary Context)


在成功设计了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入口,并让其与文艺复兴时期的立面形成强烈对比后,贝聿铭先生利用他新的象征和光照设计手法设计了两个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项目。在这些博物馆汇总,他将入口的玻璃结构融入了现代背景中,而不是像在巴黎皇家宫殿一样的历史背景。摇滚乐名人堂博物馆(theRockandRollHallofFameandMuseum)(克莱夫兰,1995)的入口处的玻璃立面则阐述了与卢浮宫金字塔令人惊艳的相似度。当从前面靠近建筑主体时,略微交错的帐篷状四面玻璃看起来像两个玻璃金字塔,形成一个整体的截棱锥。玻璃图案的大小和网格继续在另一实体体积上延伸,让整个建筑成为一个整体,形成了一个描述着音乐文化的代表建筑。但是,这一建筑和受约束的立体主义有着更加紧密的关系,而不是和摇滚中咆哮的节奏有着密切联系。





在后期,日本的贺滋县秀美美术馆(MIHOMUSEUM)(1996),贝聿铭先生则选择了一个与周边景观和地方建筑有着微妙对话的设计方式。他利用玻璃结构,十分精致地过滤了日光,并且创造出空间的明亮感,尤其是在主厅。“一开始,阴影让我觉得困扰”,贝聿铭先生在他与Gero von Boehm的采访中提到,“但是我现在并没有担心这一点了,因为阴影的形态随着时间会渐渐变化。事实上,我发现这一渐渐变化的阴影图案是个很曼妙的事情。”在夜晚,这栋建筑则像灯笼一样散发出温暖的光线,这一设计比起在巴黎那一个光亮的金字塔而言显得更加分散。




将天窗设计融入地方文化(Adapting Skylights to Local Culture)


在2000年设计卢浮宫入口之后,贝聿铭先生的博物馆开始展现了他对金字塔、玻璃和石头三样材料特性的不一样的重新诠释。比如,在德国历史博物馆(theGermanHistoryMusuem)(德国,2003)的加建部分,他利用暴露在外的玻璃旋转楼梯以吸人眼球。在这条著名的“柏林菩提树大道(UnterdenLinden)”没有任何历史化元素,但有着玻璃入口欢迎游客。甚至入口通往地下部分的方式是一条隧道,并从紧靠的建筑获取日光。在最上层,四面的屋顶凹窗的顶端有着特殊的光照,以此说明了其与卢浮宫金字塔屋顶网格的明显联系。



让大公现代艺术博物馆(Muséed'ArtModerneGrand-DucJean)(MUDAM)(卢森堡,2006)则在堡垒废墟的基础上,利用着历史符号:玻璃灯笼坐落在半透明金字塔,和不透光的埃及金字塔以堡垒塔楼的图案连接在一起。这些图案以玻璃材料化,从这片基地的文化背景升起走到了现代化中,将过去黑暗的堡垒抛在后面。当博物馆在夜晚被照亮,人们看到山坡上的一点光,成为夜晚吸引人的力量。



与之对比的是,苏州博物馆(2006)作为贝聿铭先生在他母国第一个博物馆,避免了这一大型标志性建筑元素。取而代之的是,被分割的建筑构成,包括了许许多多升起的屋顶形成的建筑的律动,以较小的玻璃窗户,让日光和景色进入建筑,并且与中国传统文化链接。最后,贝聿铭先生最后一个重要的博物馆项目就是伊斯兰艺术博物馆(多哈,2008),它应用了许多传统伊斯兰设计手法,让其在博物馆的天窗光下变得显眼起来。贝聿铭先生对于中东强烈的光照有着格外关注,他避免了大的窗户,并且让游览者有着一个较为阴凉的入口通向艺术世界。在中庭被分割成许多小面的圆屋顶天窗制造了许多不一样的光影关系,最后证明了贝聿铭先生已经完全脱离了他早期立体主义和粗野主义的设计风格。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