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信软件,致力于工程企业项目管理信息化建设! 咨询热线:400-960-9560

EM2企业版

面向企业到项目二级管理模式的各类EPC总承包、专业分包类工程企业;系统整合了以项目管理为核心的精益管控、内部承包,阿米巴绩效等多种核算模式。

典型客户:天跃科技股份、超清科技股份、恒锐智能股份、南京聚立科技股份、江苏鑫瑞德系统集成、江苏中智、苏州艾尔科机电、恒信科技股份、江苏广德建设、浙江腾翊信息.......

EM2集团版

面向多法人机构、多分子公司、多事业部、多核算主体、多种工程类型的集团型企业,系统整合了自营、联营、内部承包、众筹等多种项目经营管理模式。

典型客户:苏州柯利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三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大千生态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天建设集团浙江安装有限公司、万科美好家实业有限公司、新世纪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银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江苏南通三建建筑装饰......

X-PM版

面向各类专业分包工程企业,主要涵盖客户管理、投标管理、立项管理、合同管理、成本管理、工程合同管理、分包管理、材料管理、采购管理、费用管理、现场管理、资料管理以及公司OA管理。

典型客户:上海太阳能科技、儒通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大达电力、安徽新城电力集团、浙江锐博机电、南京东富智能股份、天津拓甫网络、北京中盛国华、黑龙江金翔市政、辽宁坤泰.......

首信云采供

专业的工程企业电子招采平台,企业采购、成本管控利器,能实现企业私有化部署;系统具有近5千家供应商资源库,可与EM2工程项目管理平台无缝对接。

典型客户:苏州柯利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万科美好家实业有限公司、大千生态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银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企业版行业解决方案

为各类专业工程企业提供基于行政、人事、客户、项目、供应链、财务、运维于一体的综合性解决方案,打造企业专属的精益管控平台,提升企业的管理竞争力。

集团版行业解决方案

为具有多分子公司、多经营模式的大型工程企业提供运营支撑、经营管控、项目管理及集采管理于一体的行业生态化管理解决方案,构建互联互通的企业专属大数据管控平台。

现场管理解决方案

为各类施工企业提供基于移动化应用场景下的各种业务管理,提升管理效率和管理成效,提升应用体验。

智慧工地解决方案

通过软件技术、网络技术、物联网技术的综合应用,为工地现场的安全、质量、人员、环境、沟通等提供全面的智慧化方案。

  • 柯利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装饰行业主板上市第一股)
    柯利达装饰成立于2000年8月28日,经过多年的发展积累,目前已形成建筑装饰、幕墙、设计、PPP\EPC项目、园林绿化、智慧城市、科技家居及资本市场运作、实业制造等多产业链架构,并保持着健康快速发展。现有11家子公司,拥有甲级设计资质及施工壹级资质。公司连续多年被评为江苏省建筑装饰十强、全国建筑装饰、幕墙百强企业。幕墙位列全国第6名、装饰第24名;江苏省内幕墙第一、装饰第二。 ...
  • 南京三宝科技股份(国内第一家智能交通香港上市企业)
    南京三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三宝科技HK01708)于2000年经南京市人民政府批准改制设立,2004年成功在香港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智能交通香港上市企业。南京三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产值达到100亿;内部分为三大业务板块:科技板块、健康板块、投标板块;科技板块的主要分为:智慧城市、跨境电商、创新业务,其中智慧城市业务板块中的智能交通与海关系统集成业务,为三宝科技核心的工程项目主营业务。 ...
  • 中天建设集团浙江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国内安装行业前三十强)
    中天建设集团浙江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中天安装”)成立于2001年2月,是中天控股集团全产业链子公司,以建筑机电、市政公用、石油化工、电力工程为主要经营领域。中天安装拥有机电工程和石油化工工程双壹级总承包资质,同时具有消防、智能化专业承包壹级资质,以及市政公用、冶炼、电力、房屋建筑等总承包资质,并配套拥有建筑机电安装、冶金、环保、钢结构、压力管道、锅炉、起重机械、承装(修、试)电力设施许可证等多项专业资质,是国内安装行业经营规模、综合实力较强的施工企业之一,也是全国智能化与消防工程行业三十强企业之一,在 ...

管理咨询

近1000家工程企业信息化建设经验
为工程企业提供管理咨询服务!

软件服务

基于自主研发的EM2工程企业数字化管理平台, 为不同经营模式的工程企业提供信息化服务!

云数据服务

为工程企业应用数字化管理平台
提供云上的数据服务!

区域服务中心

为不同区域的客户提供本地化售后服务!










  • 签约辉腾建筑,助力实现项目全过程管控
    2018年11月23日,上海首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首信软件”)与安徽辉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简称“辉腾建筑”)正式签约,此次信息化合作,将为辉腾建筑建设以项目管理为核心的信息化综合管控平台,通过对项目投标、施工、进度、材料、成本、合同、资金、文档、现场等全过程管控,实现经营管理数据自动化,为领导层经营决策提供数据支撑。 ...
  • 签约九如城集团,助力养老产业项目投资建设管控
    2018年10月26日,上海首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首信软件”)与无锡九如城养老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九如城集团”)正式签约,将借助首信软件自主研发的“EM2新一代工程企业管理软件”为九如城集团建立完整的以合同管控为核心的投资建设项目信息化管理平台。 ...
  • 签约华都琥珀,助力环保工程数字化,共同呵护碧水蓝天
    2018年10月12日,上海首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首信软件”)与宜兴华都琥珀环保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简称“华都琥珀”)正式签约,双方就“华都琥珀环保工程项目信息化管理思路”达成共识,将借助首信软件自主研发的“EM2新一代工程企业管理软件”为华都琥珀提供全面的“环保工程项目信息化管理解决方案”。 ...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当前位置:首页 > 签约新闻 > 行业资讯

客户专线:400-960-9560

某挂靠公司发生重大安全事故,被挂靠公司老总同担责且被判刑!

发布时间编辑日期:2018-04-03 00:00:00发布时间作者:sosenweb

建筑、装修、运输等领域,存在许多租借他人营业执照、资质,借用他人公司名称的违法挂靠现象,在现场施工的一线工作人员,实际并不具有相应的资格或者技能,不但缺少安全保障设备设施,还欠缺安全保障意识,容易导致安全责任事故。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通过调研类案于今日(19日)发出提示,一旦发生重大事故,被挂靠单位的相关人员,不但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甚至要承担刑事责任。


孟某明知自己的公司不具有冷却塔维修的施工资质,仍允许同样没资质的老朋友吴某(男,殁年51岁)挂靠,并允许吴某以该公司名义,承揽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某甲总医院门诊楼空调系统冷却塔维修工程。


结果,吴某在上述工程施工过程中,未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在某甲总医院门诊楼屋面天井边缘距地面24.4米高处违规作业时,身体失衡,从天井砸穿挂号大厅顶棚采光板坠落至一层地面,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


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认为,孟某虽然未参与现场施工,但是允许死者违法挂靠,属于在作业过程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导致重大伤亡事故发生的情形,应当以重大责任事故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孟某和他的律师认为,孟某不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他们的理由是,死者吴某明知挂靠不合法,却仍然挂靠,且自己没有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应该自己承担责任。孟某没有参与现场施工,不负有安全监督责任,不能仅仅因为他是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就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孟某在生产、作业过程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导致一人死亡的重大伤亡事故发生,其行为已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最终,以被告人孟某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其拘役六个月。


调研法官解释,这类案件涉及两个重要的法律问题:


一是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被告人是否必须是亲临施工现场的责任人员,即“现场性”。在被挂靠单位的责任人员从未直接参与现场施工,亦未直接对施工过程进行管理指导的情况下,是否符合刑法条文中所要求的“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


二是挂靠人必然明知该挂靠关系属于非法挂靠,但仍旧以挂靠单位名义承揽工程的情况下,基于责任自负的法理,是否可以相应的免除被挂靠单位的责任。


法官认为,“现场性”并非重大责任事故罪的必要条件,是因为“现场性”很有可能在司法实践中导致底层劳动者与管理者之间的责任倒置。


法官解释说,在一般的生产、作业过程中,施工现场的劳动者虽然要付出直接的劳动,但对于安全生产设备的配备以及安全规章制度的建立,往往拥有较少的发言权,如果在重大责任事故罪中要求“现场性”,则一旦出现伤亡事故,这些底层劳动者可能因为他们在现场,而被追究刑事责任。


相反,生产、作业单位的管理人员,虽然不用直接参与现场施工,但对施工现场的安全生产措施往往具有决定权,倘若基于其不具备“现场性”,而免于追究法律责任,这十分不合理。


据介绍,按照生产施工单位的通常内部治理方式,依据离现场由远及近的标准,可以将生产施工单位的内部人员分为:


第一层级,很少在现场的企业高层领导者;


第二层级,有时会在现场进行检查、监督和指导的企业中层领导者;


第三层级,直接在现场的工人和现场指挥者。


若某起重大责任事故的起因是,由于没有配备必要的安全生产设施设备,或没有制定和实行诸如在恶劣天气下的暂停施工或防止疲劳施工的轮班等安全生产规章制度,或虽有此类规章制度,仍然强令工人违章作业,继而发生重大事故的,则主要责任人员应当是企业中负责制定安全生产规章制度,购买、维护生产设施设备的负责人或者对施工具有监督、指导责任的人员。


若企业制定了合理的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并配备了安全生产设备和设施,但是一线施工人员违反规章制度,没有合理使用该类设施设备,而造成重大事故的,则由直接在现场的工人、现场指挥者承担重大责任事故的刑事责任。


法官调研发现,在大多数场合,挂靠者一般承担的是上述第二或者第三层级的职能。在挂靠者发生重大责任事故的场合,还可能存在挂靠企业的责任者与被挂靠企业之间的责任分担。


法官告诉记者,在建设施工和生产经营中,挂靠行为被法律法规所禁止,但是该类行为仍旧屡见不鲜。“只要能够查实被挂靠单位允许挂靠者挂靠,挂靠者以被挂靠单位承接业务,那么,挂靠者在该业务期间从事的任何职务行为,都应当视同为被挂靠单位的行为,挂靠者发生的责任事故,被挂靠单位自然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法官举例,在有些案件中,挂靠者和被挂靠单位之间,会达成书面协议,约定所谓的免责条款,即由挂靠者自己负责一切安全措施,被挂靠者不负任何责任。“这种免责约定没有法律效力,挂靠行为本身即已违法,当事人之间的约定,不能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范。”


如若挂靠者是重大责任事故的受害者,即使挂靠者对于事故的发生负有直接责任,也不能免除被挂靠单位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法官进一步解释,如被告人孟某与吴某系好友,孟某明知其公司不具有冷却塔维修的施工资质,仍然给吴某出具授权委托书,允许吴某挂靠,其具备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的主观罪过要素。


客观方面,生产安全事故调查报告虽认定吴某违规作业是事故的直接原因,对事故发生负有直接责任,但同时认定现场安全管理缺失是事故发生的间接原因,孟某对事故负有直接管理责任。因此,孟某被判处其相应刑罚。


附法条:


现行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对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规定是:“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文章来源: 京华时报


相关资讯